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 地勘文化

野外慰问演出随想

发布时间:2018-11-13 15:09:09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T|T

 

今早拉开窗帘发现窗外一片银装素裹,暖气也比昨日更热火一点,可就算是真空玻璃还是抵挡不住咄咄逼人的寒气。我不由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天祝,想到了那里的皑皑雪山,神秘圣洁。所以叫“天祝”,大概是太过于美好而圣洁,连老天爷都要祝福吧。那里有我的兄弟,虽不是手足,但我常常惦念不忘;虽没有血缘,但我常常感动至深,敬佩之切。这一切都要从半月前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说起。

从小成长在地质世家,继承地质事业那么的顺理成章,我义无反顾的接受并热爱,渴望有朝一日能去野外实地看看,这一天终于来了。

第一站,我们直赴千里之外的嘉峪关。懵懂的我跟着其他同事被项目组的小伙子热情的接站,一切都那么轻松愉悦,除了喜悦心里还有那么点小小的紧张,因为此行的目的是演出,紧张由此而来,还好嘉峪关的太阳暖暖的,路边的落叶金灿灿分外耀眼夺目,大大舒缓了我的小情绪。第一次座谈会在轻松愉悦中度过,会后我提议方便的情况下能否到工作面“大饱眼福”,因为太想知道野外的样子。早就知道野外艰苦,不然为什么要歌颂、赞扬,朗诵稿里不都写着“山谷的风,吹动我们的红旗……”,可是当我们一路走来,大路变小路,小路变成没路,车后飞沙走石尘土飞扬,车前颠簸起伏快要散架,下车一瞬间头发四散洋洋洒洒乎到脸颊,迅速拨开刘海的刹那间车门被风狠狠地摔上,终于体会到了山谷之风的威力,赶紧转身看看飘动的红旗,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无边的旷野和怪石嶙峋的山峰,我们被坚硬而连绵的山峰包围着,层峦叠嶂,甚是沉寂,我似乎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内心极度压抑,连同失落、悲伤一下子涌上心头,只剩下几分孤独作伴。对,是孤独,满眼望去,没有一只鸟,没有一棵树,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高山和褐色的骆驼刺,还有脚下若隐若现钻机的轰鸣。我反复对自己说,“这就是野外,荒无人烟,人迹罕至,寸草不生,孤独无望……”所有的演讲词顿时都蹦了出来,但早已失去舞台的激情。虽然远处阳光依旧,蓝蓝的天洁白的云,但已不足以温暖我此时失落的心。顺着地质队员手指的方向看去正是本次项目的主角,远处那个最高的山峰,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得知爬山是地质队员的家常便饭,而我还是不能镇定自若的离开,上车前回望一眼我们的地质队员,仿佛矗立的红旗,给了我无声的震撼。同时,我内心有了一个小小的疑问“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地质队员如此奉献,为祖国寻找宝藏吗。”

 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天祝县毛藏乡,随着一阵颠簸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不知走了多久的路程来到一个狭窄的山沟,两边的山似乎还不愿脱去绿衣,溪水仍流连往返于山涧,这样的氛围似乎比嘉峪关要舒适一些。但在几个急转弯过后,车在一排绿色帐篷前停下,我还没回过神便跟着下了车,耳边有人说“到哪里跳舞,这没有地方呀。”我才恍然大悟,这里就是项目组人员的驻地。在两山之间、溪水旁、泥路边,这几个绿色的帐篷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好几个穿着大红色工作服的小伙子笑盈盈的过来迎接我们,我仔细一看都是咱们的人,瞬间空气都温暖了,倍儿亲切。以前的帐篷都是听说的,今天终于眼见为实,低矮的顶棚下整齐的摆着一圈单人床,中间一个火炉子取暖全靠它,帐篷四周挂着岗位职责、安全责任牌,在空隙处挂着简单的生活日用品,放下门帘就封闭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一切看起来还算过得去,唯独地面砾石裸露坑坑洼洼,一根针都能引起灰尘,一问才知道他们已住了近两个月,得知我们来之前已精心准备,专门卷起铺盖好让我们坐,因为空间实在有限。来时的路上司机说要打电话现在就打,进山里就没有信号了,我们一个个瞠目结舌。没有网络、信号,甚至没有电,十几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每天在狭小的空间里你我相望,一待就是两个月,就算是恋人也乏味了吧。座谈会上前一秒还在开玩笑没把推子带来给大家理理发,后一秒话语哽咽无法继续,大家的回答如出一辙,“挺好的”、“都习惯了”,简单的“习惯”二字蕴含多少辛酸无奈,想必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可是又有谁不是靠着毅力坚守在这里,这个小小的帐篷凝聚的不仅是热量,还是一颗颗虔诚的心。后来,我们在3000米海拔高的文化小广场给大家演出,面向国旗背向雪山,项目组全体成员高歌《团结就是力量》,歌声响彻整个山谷。此时,老鹰在头顶盘旋,东风在耳边吹过,庄严肃穆油然而生,瞬间融入大自然的美好。此刻,我觉得我跟地质队员的心意相连,似乎感受到祖国大好河山带给他们的那份豁达与执着。

如果说在去毛藏的车上能睡着,在去哈溪的车程上是万万睡不着的,不是因为车窗外的景色多么美好,一路颠簸也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因为此时的心正在沉甸甸的纠结。副驾驶的位置给我了最好的视野,一路沟壑走来,遥见远处冰峰林立,我知道那正是祁连山脉,巍峨高耸,冰川陡峭,阳光赋予了她神圣光环,草地赋予了她色彩斑斓,离天更近,白云更白,可是为什么那么遥远,拐了一弯又一弯,上了一山又一山,目的地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抵达了双龙沟项目驻地。雪山脚下,河道旁边,旷野之上驻扎着一排蓝色帐篷,围栏铁丝网上插着“甘肃地勘”旗帜,熠熠生辉,每一面旗帜都抵着寒风竞相舒展。如果来这里是为了看美景,那肯定不虚此行。当正午的阳光倾泻而下,祁连山脉毫不吝啬她的娇容,雪峰折射出最具仪式感的明亮,庄严而圣洁,哪个角度都会感受到直抵心灵的震撼,沁人心扉,令人神往。低矮的山峰虽没有落雪,但足够挺拔,仿佛无时无刻不展现它的雄伟高大、气势磅礴。但是来这里工作,多少都会叫人心酸,弯弯曲曲的山路,时而360度急转弯,时而雪路泥路交替,跌宕起伏延绵不绝,恶劣的自然环境不适宜人类生存活动,水电暖也无法保证,甚至连生命都无法保障。每天下午3点左右随着大雾而起天色逐渐暗淡,雪花如约而至,巍巍冰峰貌似在宣布主权,用纷纷大雪驱赶过往的人。我们的地质队员一点都不怕雪,但是会担心帐篷被风吹跑,那可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否则天寒地冻的夜晚只能与狼共眠。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此刻我只想在帐篷里默默陪伴我们的地质队员,什么都不说,既然分担不了你们的艰苦,就让我默默守候。听到他们的话语渐渐地我明白不是他们有多么高尚的乐于奉献精神,也不是为国家找矿立多大的功劳,而是踏踏实实在自己的岗位,做好自己的工作,得到应得的报酬。他们的内心踏实的就像远处的山峰,岿然不动、屹立不倒,犹如城市喧嚣中的一股清流,一直流进我的心田,给我淡定的力量,坚守的信仰!

河西慰问演出结束后,稍作休整,我们便转战陇南!

陇南是出了名的山大沟深,高楼山上的狂风骤雨,十二道拐的曲折蜿蜒,都好过地质队员脚下的路,崖壁上的他们你看不到,是因为距离太高太远,红叶下的他们你也看不到,是因为树木太过茂盛,高山、红叶是深秋多美丽的景色,但他们无暇顾及,只缘身负重任,面对景色已然麻木,安全才来的实惠。别人没走过的路他们走了,别人没爬过的山他们爬了,脚印在这里留恋,车辙在这里延伸……“苦吗?”“苦”,“累吗?”“累”,可依然如此执着,艰难的奋勇向前,毫不退缩,因为每一个人心中都有那个期望,只属于我们地勘人的期望,我们才是当之无愧的大地之子!

陇南,这个梦开始的地方,曾经无数次的将梦想变为现实,牵动着我们一代又一代地勘人的脉搏,我们早已许身于你,惺惺相惜。你看到了吗,抗滑桩前的身影,全站仪前的身影,浮选槽前的身影,都是我们地勘人在付之努力,曾经的风风雨雨,没有吹散彼此,请你相信,今后在我们的努力下定会遍地开花,硕果累累。

此刻,我已回到工作岗位,回望走过的一个个项目组不禁潸然泪下,我们带给项目组的是欢乐,而他们教给我的是人生。

 4.jpg

天祝县祁连山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天祝县哈溪镇双龙沟煤矿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项目驻地:天祝县哈溪镇

2.jpg

嘉峪关市阴洼沟金矿资源储量核实项目工作区嘉峪关市

5.jpg

天祝县祁连山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天祝县哈溪镇双龙沟煤矿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项目驻地:天祝县哈溪镇双龙沟

1.jpg

天祝县祁连山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天祝县哈溪镇双龙沟煤矿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项目工作区天祝县哈溪镇

3.jpg

天祝县杂木河神树水电站首部枢纽施工区喷播植草项目驻地:天祝县

 IMG_9249.jpg

 陇南市西和县汉源镇东山滑坡治理项目工作区

 

(刘晋   图/文)